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 国家卫健委定调:500个县同步启动医共体试点

【组图】 国家卫健委定调:500个县同步启动医共体试点

时间:来源:

原标题: 国家卫健委定调:500个县同步启动医共体试点

原标题:国家卫健委定调:500个县同步启动医共体试点

导读:2019年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将指导地方落实城市医疗集团和县域医共体建设规划,强化医联体网格化管理,确定100个城市医疗集团和500个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

记者:曹秋香 孙凡

来源:中国县域医疗报道

网络配图

新年伊始,好不热闹。当2019年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热度还未褪去,1月10日又迎来了全国医疗管理工作会。

《中国县域医疗报道》记者从中获悉,2019年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将指导地方落实城市医疗集团和县域医共体建设规划,强化医联体网格化管理,确定100个城市医疗集团和500个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加强医联体综合绩效考核。同时要求,加强肿瘤、心脑血管、呼吸、传染病和精神病等专科能力建设,补齐儿科、麻醉等薄弱专科短板。 提升县域综合服务能力,再推动500家县级医院达标。

这并非偶然,此前国家卫健委制定了强县域基层的新政策——《关于印发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综合能力工作方案(2018-2020)的通知》。文件提出,到2020年,500家县医院(包括部分贫困县县医院)和县中医医院分别达到“三级医院”和“三级中医医院”服务能力要求。同时,力争使全国90%的县医院、县中医院分别达到县医院、县中医院医疗服务能力基本标准要求。

此外,早在2014年8月,原国家卫计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综合能力工作方案的通知》,后在2015年1月公布第一阶段500家县医院名单。

那么,500个试点从何而来?有业内人士认为,可能与重点扶持的500家县医院一致。但最终,“花落谁家”依然值得期待。

1

未来的发展趋势

原国家卫计委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曹连元表示,目前,对于部分县级医院的医生来说,诊疗技术还不是非常过硬,技术服务能力不能满足当地老百姓基本医疗需求。因此,县级医院的定位应放在综合能力的提升上。

曹连元认为,县级医院应是县域的健康守门人,能够提供完整、全程的卫生与健康服务,并基于服务与管理构建县、乡、村一体化管理体系。其次,县域医疗服务机构,是老百姓看病的守门人看病的第一站,基层能力提升后,县级医院主要提供县域内常见病、多发病、部分疑难复杂疾病诊疗,急危重症患者抢救,超出服务能力的急危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向上转诊服务。借助医共体来统筹县域内的医疗资源,形成县乡村一体化网络,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从而解决的百姓看病难问题。

同时,曹连元强调,建立县域内整合型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管是从政策要求来说,还是从卫生事业发展规律来看,都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也将成为解决医疗卫生领域一系列深层次矛盾和问题的可行方式或方向。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做县域医共体,真正要做好的话,必须把县、乡、村“捆绑”在一起。

广东省南雄市卫计局局长邱万茹表示,医共体建设就是分级诊疗的一个重要载体,通过县域龙头医院结对基层及错位发展的医院来互补共同做强,实行以县级政府举办的综合医院、中医院(含中西医结合医院、民族医院)、妇幼保健院(所)为龙头,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站为基础的县镇村一体化管理模式,构建三级联动的县域医疗服务体系。这是发展趋势,也是近十几年发展的大方向和好的做法。

河南省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张振朝也表示,农村是我国卫生工作的重点,也是薄弱环节,县级医院是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的源头,是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关键,加强县级医院建设,不断提升县级医院服务能力、重视和提高县级医院的地位和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广东省连南县人民医院院长董群伟认为,500家县域医共体试点,可以推进县镇医疗卫生资源优势互补,把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制度落到实处,建成区域内“30分钟医疗服务圈”,逐步达到65%的病人在镇村卫生院(站)首诊,使县域内住院率有显著提升。

网络配图

2

如何建怎么共是关键

曹连元提到,县域医共体是在医改中产生的一种新型的组织形式,可以试行独立法人。但在执行中,各个县域的情况千差万别、疾病谱不同、经济文化不同等,因此执行方法不能千篇一律。

“医共体在探索的过程中有以下几点:一是对现有的医疗体制的冲击,制约医共体的推进,需要去突破;二是如何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三是在加强县域医疗服务能力过程中,要注意和本地老百姓的医疗需求相结合,紧紧围绕本地县域的医疗服务需求;四是探索医共体试点内部的运行机制问题,统筹好人财物的利益分配,形成合力,否则县乡村一体化难以实现。”曹连元如是说。

陕西省白河县人民医院院长胡明朝认为,医共体是近几年医改的重点方向,但是如何建怎么共很重要,必须是三医联动,人、财、物等六统一,单纯成立医共体和医保资金不挂钩就失去了意义。

同时,胡明朝指出,现在县级医院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医保资金的风险,例如农民来看病,看个门诊花费成百上千元,如果安排不必要的住院势必会浪费医疗资源,但是不住院农民就报销不了,他们不愿意,而且医生不安排住院出了问题要承担医疗风险。还有一个就是药占比的问题,如今医院慢性病等药都不好卖,卖给患者提供了便利,但是药占比考核会上升。因此,医疗、医保、医药等多部门联动起来医改的医共体建设才有意义。

董群伟也表达了存在的困难:首先,目前在不发达地区或欠发达地区成立医共体,由于县财政非常困难,在医疗上的投入更加有限,县人民医院或中医院是二类公益单位,做为医共体的“龙头,在没有足够当地政府的财政投入的情况下很难执行好国家政策。其次,大部分不发达地区的县人民医院或者中医院本身能力有限,尚需省市三甲医院帮扶,招人难、留人更难的问题普遍存在,在执行国家医共体政策的同时会显著加重主体医院的人力负担,出现“镜里看形见不难,水中捉月争拈得”的情况。

对于以上困难,董群伟提出,应该将省县医联体或省市县医联体和县镇医共体的优势结合起来发展,成为医疗联合共同体,省市三甲医院成为龙头,县级单位成为枢纽,镇村级单位成为基础。对于欠发达地区专项提升能力资金县市尽量少配套或无需配套资金,用优惠政策引导吸引发达地区优质医疗人才下沉,从根本上解决政策,资金,人才的问题。

网络配图

3

医共体的几多期许

江西省高安市人民医院院长梁建国表示,2019年有500个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这个消息对于县域医院建设,是迎来了一次建设和发展的好机遇。这个机遇是建立在分级诊疗和医联体建设的基础上的,意味着90%的病人留在县域内完成治疗。

“分级诊疗是一种保障和方便病人就医的好机制,医联体建设能有效、快速地提升县医院技术水平。势必可以让县域医疗能力提升驶入快车道。”梁建国说。

邱万茹则希望中央、省、市在编制,人事岗位,医保政策上,信息化区域互联互通上有顶层政策的突破性设计,对贫困县,苏区县等有资金上的大的倾斜,以推动医共体真正落地,基层医疗真正强起来,形成县域范围内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真正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看病远”问题,早日实现90%以上的住院病人不出县的医改目标。

此外,张振朝认为,县域医共体实施的关键是发展远程会诊、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从而构建更加成熟定型的分级诊疗制度,要从医疗服务体系、资源布局和功能调整完善入手,有效盘活存量,引导优势医疗资源下沉,最终目的是引导、方便农村群众有序就医,让老百姓确实得到实惠,能够在家门口就享受到更加优质的医疗服务。在推行县级医共体的过程中,要想建立长效机制,县级政府的作用尤为重要,尤其是要加大县级医院人才培养、设备购置、人员工资、基本建设等方面的投入,必须确保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县域医共体的试点和实施,对于整合县域内医疗资源、完善药品政策、完善基本药物制度、提升县级医院服务能力、方便和解决人民群众看病就医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张振朝说。

编辑:钱丹丹

END

中国县域医疗报道,坚持原创,专注县域一切医疗报道。商务合作:梅道丽 18510920648 内容合作:曹秋香18501215001,欢迎沟通交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人民头条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jubao@chin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