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

【图】

时间:来源:

原标题:

原标题:盼红包如雨,谈钱又太俗

春节期间,我家小朋友加入了一个本班同学微信群,这个群里的人,平时1角硬币掉地上都不捡,春节里抢几分钱红包却全凭手速,肉眼可见红包出没之际,点开已经“手慢无”了。陆续有同学被拉进来,初来乍到不明真相发了6元的红包,后来发现群里发红包的最高限是1角,不由得后悔:早知如此,这6元可以发100次了。还有人视金钱如粪土,进来看了几眼,发现是个抢红包群,不屑一顾地退出,埋头写作业去了。

小孩抢红包关注“抢”的动作,老年人关注的是“抢”的姿态。年三十,我妈连春晚也顾不上细看,举着手机转进转出地痛斥:“老刘最小气了,只抢不发,真是越有钱越小气!”“老耿最傻,总是发红包,发太多大家都不好意思抢……”老太太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在单位争先进、争奖金的现场。跟我妈同样对红包充满热情的还有我弟媳,我妈对此不无微词:“娃哭得拱成一张弓了,她顾不上安抚娃,倒有耐心安扶客户,忙着给客户拜年、发红包、抢红包……”

热情的人都是相似的,冷淡的人各有各的冷淡。春节工作群里大佬们发红包,我都恨不得装没看见。对红包冷淡,可能是不想在节假日还配合领导搞团建,不想在休息时还贱兮兮地望尘而拜跪谢红包,不想在狂欢的微醺状态还得与现实里的人际关系短兵相接。老板不过是炸出些人气来给自己刷存在感,因此,工作群里的红包雨都与狂欢节众生平等的气氛无关。然而不抢也不行,有一年过节我因为手机关了流量,还被老板打来电话追问,于是,我无奈、勉强、挣扎着抢了个红包。

但我也不是对所有红包都没兴趣。今年除夕当晚,我就被春晚各种抢红包广告带了节奏,从一个群冲到另一个群,就像电影《世界尽头》里的男主,回到自己年少时的小镇,从一个酒吧换到另一个酒吧,每个酒吧都在狂欢拥抱,兴高采烈。在一种上头了的气氛中,在多年不联系的同学群里,我一会儿叫嚣乎东西“别的群的群主已经开始用大红包羞辱群员了,而我们的群主却还在拖延观望……”一会儿隳突乎南北:“过节了,谈钱太俗。我把降龙十八掌和九阴真经发给大家。愿同学们神功盖世,天下无敌!”……

节日里那酒醉般的狂欢,就像转瞬即失的烟花。而烟花飘零寂灭,可群里的疯言疯语还挂在那儿,倘若后面没人接茬,说不定要明晃晃地挂一年。如此一想,好尴尬……即便是同学,多年过去也各有各的苍桑,心态早变了。别人都客客气气地拜年,只有我疯疯癫癫得好中二,好骚情……

再一转念,想到这骚情其实无关乎别人,只是给自己的青春骚,也就释然了。一年到头总需要找个场所,像烟花样放飞一次自我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人民头条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jubao@chin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