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选择资产应看得明,抓得住,收得回

来源:今日财富编辑:人民头条网2018-12-08 20:10

圆桌对话|产品与业务模式创新

主持人:梅 枚 今日财富杂志资深记者

嘉 宾:张海兵 金斧子董事

徐子惠 睿博财富CEO

章洪昌 鼎诺光华财富董事

李 鹏 东家财富副总裁

梅枚:资管新规及细则的落地,使得“打破刚兑”成为行业共识,这对以往的产品及业务模式产生了哪些挑战?机构应该怎样转型和创新?

张海兵:资管新规等政策对行业确实有一些影响,从正向角度而言有利于行业发展,让投资人更加理智,更明白市场投资的风险,让更多更优秀的管理团队或基金管理机构的品牌效益溢价出来。挑战之处在于银行理财和信托产品的销售会受影响。

我们现在更多聚焦在私募产品,固收产品涉及较少,因此,目前的政策对金斧子来说没有太大影响,更多是正面导向——引导客户关注到权益性产品、私募类产品。中国直接融资的比例目前还比较低,大概只有20%左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认为目前正是做权益性资产的好机会,金斧子也会在后期不断丰富产品类型,更好地服务我们近40万的客户。

徐子惠:打破刚兑是行业共识,中国大陆的财富管理起步于2004-2005年,过去十多年里,中国很多投资者思维还处于传统的储蓄模式思维,他们在投资时对固定期限、固定收益都是有要求的。但是从风控管理来看,这种认知相对肤浅,是不正确的,打破刚兑是在对投资者进行教育。

睿博财富作为完全独立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从建立初期采用的是投教,及产品、讲义双驱动的形式。对投资人教育时,睿博通常秉承的是审慎、客观选择产品,同时提供综合性的资产配置方案。我们希望多元、多维度的资产配置服务下,可以给客户提供更全方位的服务。因为前期定位相对比较清晰因此没有太多转型压力。

章洪昌:打破刚兑是资管新规的目的。对于鼎诺光华来说,本身具有比较强的基因。我们的两大股东鼎信长城和光大金控的产品都是权益类的,这次打破刚兑,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影响。我觉得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个利好,也是整个行业期盼的,只不过短期来说需要对投资人做一些教育和引导。

过去募集是以固定收益类为主,权益类占比非常少,这对我们投资机构的财富管理能力是一大考验。除了最主要的资产配置能力,可能后续还要增加一项投资能力。未来能不能挑到好的项目,有没有好的资产端是非常关键的。投资能力很强,资产管理很强的机构方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留下来。

李鹏:东家财富是京东金融的全资子公司,我个人在传统金融机构工作多年。在我看来,刚兑这个事情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很多时候机构并不是为刚兑而刚兑,更多是维护自己的品牌,为了业务的发展做这个工作。而资管新规下发后,解决的问题不是大家没有能力刚兑了,而是刚兑的模式和方法会产生变化,实际上是资产处置和资产变现能力的变化。

很多比较强大的资产管理机构,在资产发生不良或者一些巨大的变化后,有很强的能力把资产变现,或者能够在未来提供更好的现金流覆盖本息。而私募机构、财富机构面对这样的情况很被动,怎样处理资产是一个问题。

这两年资产管理市场上,大类配置上有比较大的变化。小而分散的资产,包括场景贷、现金贷、车贷,大一点的房抵贷、信用卡分期,这类资产已经变成公开市场。就像ABN、ABS、上交所、银登类似这样机构发行产品,发行公募产品的时候,是非常受欢迎的资产。

现在对我们来说问题就变成了怎么把小而分散,把客户本金安全性更高的资产产品化,让投资人买这类产品的时候,能够更清晰地看到这类底层的变化,包括现金流,还款周期,不良率的情况以及未来处置的可能性。在做资产配置过程中需要用到很多技术,包括数据及管理能力,这是未来一段时间财富管理配置时需要掌握的能力。东家财富也希望除了给客户提供产品化服务,也能给更多资产管理机构,包括银行、信托以及财富管理机构提供挖掘这类资产的工具。

梅枚:第一个问题涉及到更多的是如何转型,第二个问题就涉及到转型的底线即合规。在国内严监管和经济疲软的大环境下,如何完善投研和风控机制,,避免产品“踩雷”?

徐子惠:在产品上,一个独立的财富第三方所有的产品都依靠外部采集。有很多机构受生存压力的影响可能在选择产品时,往往以佣金作为第一要素,但真正独立的第三方盈利模式更多的不是来自于销售佣金,而是综合性的资产配置服务,并且定期给客户提供方案。如果我们很明确自己自身的定位以及对标客户的精准定位,在选择产品时会优先选择对客户最佳的形式,这是独立第三方本身要具备的公正和客观的职业准则和道德。

因此,我觉得要做到三点:第一,不选最高的,而选最对的,在选择产品时一定要慎重。第二,避免选择过热的产品。因为过热型的产品在后期容易暴露出比较多的系统性风险。第三,财富端与资方保持紧密的联系。选择产品的时候,从尽调到投后管理上都应该更加严格,并且跟他们接壤更加紧密,避免踩雷。

章洪昌:以鼎诺光华自身为例,我们在风控上有三道关。第一道关,我们的股东鼎信长城和光大金控本身就是在尽调和项目筛选方面都是非常严格的;第二道关,通过初筛后由鼎诺光华层面再去复核,上会;第三,在投后管理上全面参与,深入项目,全面渗透。全过程、全流程参与进去项目,把风控做严,做扎实。

李鹏:关于风险的事情,其实我觉得每个财富管理机构都有自己的能力边界,做资产配置的时候,财富和资产配置是紧密绑定在一起的,稍微大一点的财富公司基本都有上下游的连接,关键在于我们选择什么样的资产。我一直推崇的理念就是资产要"看得明,抓得住,收得回",进去的时候要考虑到用什么方式来退出。

比如说房地产,我们倾向于跟房地产管理能力非常好的顶级基金公司合作。做房地产项目,首先控得住房地产,对房地产的业务模式、现金流情况、营销能力、财务和采购细节都能控得住,每一笔费用摸得清楚,控得住房地产的现金流形成闭环,对资金、资产的退出形成良好保障。

再比如做股权投资。股权投资是把钱放在别人账上,没有任何抵押和质押,谁能保证未来这个公司能够上市,或者一定能把股权转让,实现退出。股权投资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围绕自己的生态体系。京东本身有围绕商贸体系搭建的非常大的商城体系,还有自己的物流体系和供应链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在做股权投资的时候,一直强调围绕自己商城上下游生态体系的高水准投资标的。在这里我们有绝对话语权,了解这些公司的能力,知道这个公司未来可能的市场地位,这样在做每一笔股权投资时心里会更有底。

张海兵:金斧子的风控可以从线上、线下和内部、外部两个衡量维度来看。就线上而言,金斧子差不多有来自安信、国海、城信等30余位专业的投研人员,对国内基金和私募产品做相关跟踪,也购买了各种类别的数据库,综合形成自己投研或数据筛选的产品,保证对产品第一维度的筛选。线下就是刚刚大家提到的尽调,所有项目原则上都会相关交易资料进行核实。

从内部和外部角度来看,金斧子外部合作的都是头部机构。股权领域合作是类似于IDG、高特佳、信中利、创新工场等,组合基金当中也包含了启明、大成等,二级市场当然也会有凯丰等等在业内相对于比较有知名度的机构。内部过会时,首先资料要齐全,经过各个项目组严格筛选后的项目在过会时至多有10%的通过率;第二我们的过会团队比较专业,法务基本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也会有专门的会计师事务所类合伙人级别的财会,还包括专门做行业研究的投研人,多个部门的人共同对这个项目来打分,最终通过才能有机会进入我们公司的项目募集环节。

梅枚:最后请各位嘉宾对行业发展做个展望。

章洪昌:未来财富行业,用我们公司的理念来概括就是规范、专业、专注,持续创造价值。未来规范应该是底线,也是红线,专业是生存之宝,专注才能持久,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够持续为投资人创造价值。

李鹏:经历了2009年之后的大放水,整个财富管理行业赚块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后面就是做细活,低头看路,也要抬头看天。看看未来的方向,我们可能走得更细、更慢一些,但是走得更稳一些。

张海兵:每一个差的时代都有机会,机会在这里就是让更多优秀的管理人或者基金、财务管理公司可以出现,让不靠谱的离开这个行业;让投资人更加专业,整个市场形成良性驱动。另外一个机会在于互联网的赋能,用技术的方式赋能项目筛选,赋能理财式获客和业务开展,技术赋能有利于行业发展,有利于共同进步。

徐子惠:我想用我们公司的一句话——以客户服务为中心,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全心全意伴随客户成长。中国在各个行业都需要匠人匠心,希望我们能成为中国财富行业里面的匠人。


Copyright © 2016 zhxuhu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民头条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