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坠落记:董事长陷“绑架案”,股价狂泻超90%,终被纽交所扫地出门!

来源:国际金融报编辑:人民头条网2019-01-12 15:44

“中国span data-type='2' data-code='161025'/p移动互联/span网第一股”坠落记:董事长陷“绑架案”,股价狂泻超90%,终被纽交所扫地出门!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月9日晚间,纽交所正式通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其认为凌动智行已不再适合继续上市及交易,因此计划于今年1月22日将凌动智行除名退市。

据了解,凌动智行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网秦,成立于2005年,于2011年5月在美国上市,是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2018年1月22日,网秦对外宣布更名为凌动智行,从移动互联网转型成为智能出行公司。

然而,改名并没有为公司带来新生机。2018年,网秦股价持续下行,已跌破一美元,年内跌幅超过90%。与此相随的是,网秦深陷各类负面新闻,甚至因“董事长被绑架”事件登上热搜。

从市值24亿美元到市值1700万美元,从“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到被除名退市,网秦究竟经历了什么?

“奇迹之路”

在业内人士和不少消费者眼中,网秦一路走来的经历复杂而“神秘”。

网秦最开始做的是手机安全,2005年到2009年间,网秦曾被称为中国最大的手机安全软件商,“网秦手机杀毒”和“网秦安全”积累了大批用户,奇虎360将其视为最大的对手之一。随后,网秦谋求在美上市。

但就在2011年,网秦上市前夕,央视在当年的“315晚会”上曝光网秦与其参股公司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串通,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扣话费、发短信,并强制用户消费,央视称网秦的杀毒软件为“流氓软件”。一时间,众多网友卸载其产品。

“流氓软件”这个帽子,在网秦身上一扣就是7年。

祸不单行,2012年,网秦Q4的财报显示,其全线产品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到2.83亿。彼时,中国互联网网民总数才刚刚突破5亿,其财报的真实性被市场广泛质疑。

2013年10月,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81页针对网秦的报告。报告称,网秦的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网秦2012年营收中至少72%是虚构的。报告发布次日,网秦股价雪崩,当日跌幅达到48.95%。

随后,网秦的财报发布延期,普华永道被解聘,CFO韩颖蒙羞离职,创始人兼CEO林宇失联等一系列事件陆续发生。

2014年6月,网秦审计委员会主席韩颖离职,公开理由是出于个人健康考虑。

相关媒体报道称,韩颖曾经凭借在亚信的出色工作而被《CFOASIA》评选为“亚洲最佳CFO”,从网秦离职时,韩颖63岁,而在此后的公开场合中,他再也没有提及过在网秦任职的经历。

多位审计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连如此优秀的CFO都“做不平”账目,网秦的账目应该是坏到了一定程度,退市是迟早的事。

此后几年,网秦的股价始终低迷,业务几度转型,做过移动安全、移动游戏、移动医疗,然后又陆续出售国信灵通、飞流九天和秀色直播等资产。2018年初,其改名为凌动智行,锁定智能汽车为公司的发展方向,但业绩一直没有起色,多次出卖资产的举动也曾被相关媒体质疑涉嫌利益输送。

2018年5月,网秦发布公告称,因一笔5.12亿元存款分类错误而导致2017年财报无法提交,公司向纽交所申请延期,并承诺在半年内即11月15日前提交财报。

彼时,有媒体怀疑是网秦创始人兼董事长史文勇私自挪用了这笔款项,欲转移资产。网秦前副总裁Matt Mathison曾表示,阻碍公司提交年报的因素之一是史文勇阻止公司支付审计师和律师的逾期费用。

随后,网秦“董事长被绑架”事件曝出。

2018年9月份,网秦创始人林宇突然发声,称:“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涉嫌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我13个多月,期间我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我死里逃生,很幸运被北京市警方解救。”

据了解,史文勇与林宇是共事十多年的联合创始人,双方也是认识超过27年的高中同班同学。

而双方的拉锯和矛盾,将网秦的股价扯到底。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网秦的多家子公司的资产被转移至第三方及史文勇旗下公司,此举被看作是史文勇等人在掏空上市公司资产。

退潮之后

创始人矛盾重重、公司资产被掏空、高层接连离职、财报难以面世,种种负面新闻都体现在公司股价上。

从2018年8月24日开始,网秦的股价跌破1美元,,鉴于股价水平“异常低”,纽交所监管部门认为其股票已不适合再继续交易。

2018年12月21日,因前一日联席董事长迟睿辞去董事职务,网秦股价大幅下跌,临近收盘前跌破0.16美元,随后纽交所停止其股票交易。尽管林宇此前对外表示,相信公司在解决财务和年报问题后,可重新向纽交所申请挂牌,但市场对此反应冷淡。

金融Choice终端显示,网秦自2013年以来,净利润均为负数。根据未经审计的数据,其2016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净亏损均在1.3亿美元左右。

而根据网秦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31日,网秦月度平均活跃用户数为1.46亿。对于这项数据,多位专家均向记者表示怀疑。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网秦上市之时,正处于‘刷榜的时代’,它的大部分数据都是这么来的。但它的业务并不‘性感’,找不出亮点,能够完成上市且坚持到如今已经是奇迹。”在上市之时,网秦曾寻找该互联网从业人士为其进行推荐,该人士予以了拒绝。

回顾网秦的历史,其上市前可谓辉煌,受业界认可,诸多荣誉加身:如诺基亚(中国)论坛唯一的成功合作伙伴、“中关村十大创投案例”TOP2、《美国时代周刊》评价为“可以改变人们未来生活的十大创新企业之一”、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行业缔造者”称号……

然而,网秦所有的荣誉都发生在2011年1月以前。上市后,所有荣誉和光环却离它而去。

巴菲特曾说:只有当大潮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知名互联网学者、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对记者表示,网秦后期究竟靠什么挣钱,外人已看不清楚,退市是正常的。

事实上,在最近半年内,网秦不止一次有机会逃脱退市的命运。但董事会和管理层迟迟未能作出行动,也未能按时提交年报,使得公司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这是一场创业者和资本的合谋。”李易表示,对于资本风投来说,一家公司能包装好,能上市,投资人能套现,或许就能被称为一家好公司。但对于其他人,这样的公司只能作为反面案例令人反思。

(国际金融报记者 林淼)


Copyright © 2016 zhxuhu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民头条网 版权所有